昇得源体育平台

长期主义者:顺大势,拼优势

汤道生 原创 | 2021-04-29 19:01 | 收藏 | 投票 编辑(ji)推荐(jian)
关键字:长期主义 

 

[导语(yu)] 近日(ri),在北京大学与腾讯公(gong)司(si)战略合作发(fa)布会上,腾(teng)讯汤道生罕见分(fen)享了(le)腾讯在产业互(hu)联(lian)网(wang)方面的战略思(si)考。

针对腾讯有没有to B基因,腾讯会不(bu)会造(zao)车(che)等问题,汤道生(sheng)从市场大势与(yu)自身(shen)优势出发,阐释(shi)了腾讯的(de)to B策略与(yu)长期价值(zhi)。

对于腾讯来说(shuo),汤(tang)道生(sheng)认为:只要我(wo)们看准一个市场,看到(dao)它的(de)长期价(jia)值,我们往(wang)(wang)往(wang)(wang)是能够坚持到最后(hou)的那家企业。


大(da)家下午好,非常高(gao)兴有这(zhei)样一个(ge)(ge)机会,来(lai)这(zhei)里(li)分享腾(teng)讯在产(chan)业互联网发展过(guo)程中(zhong)的(de)一些(xie)思路(lu),以及腾(teng)讯作为一个(ge)(ge)科(ke)技(ji)企业,怎样从ToC业务延(yan)伸(shen)到ToB业务。

这十年,甚(shen)至更(geng)长时(shi)间,我(wo)们有很多(duo)心路和思考,希望能抛砖引玉,引起大家更(geng)多(duo)的探讨(tao)。

 

一(yi)、腾(teng)讯ToB业(ye)务(wu)的发(fa)端与思考

 

首先,我们为什么去(qu)做(zuo)ToB业务?

 

回到(dao)十多年前,腾(teng)讯(xun)推出开放(fang)(fang)平台战略,我也很幸运参与到(dao)腾(teng)讯(xun)开放(fang)(fang)平台的(de)建(jian)设,这(zhei)是一个(ge)非(fei)常重要的(de)转折(zhe)点,也是腾(teng)讯(xun)业务经营模(mo)式的(de)一种变化。

当时,我们在做QQ空间(jian)过程(cheng)中(zhong),开(kai)始引(yin)入外部的一些(xie)游戏。

我们初(chu)步尝(chang)试开放支付能力、流量(liang)、用户(hu)账号登录等,而在(zai)拥有了海量(liang)用户(hu)之后(hou),这些游戏所面(mian)临的第一个问(wen)题是,如何(he)保证有足(zu)够的服务器、足(zu)够的技(ji)术(shu)能力去支撑运(yun)营。

我(wo)们也随之开(kai)放(fang)了很多底层的(de)技术(shu)资源,也就是后来的(de)云服务。

其实,就是一个(ge)很简单要解(jie)决问题的初衷,我们开始提(ti)供云服务。

在这个(ge)过程(cheng)中,我们一开(kai)始并(bing)不(bu)是(shi)明(ming)确想(xiang)着(zhe)要进入ToB领域(yu),一路走来,也是(shi)摸着(zhe)石头过河。

但最(zui)底层(ceng)的逻辑,是要(yao)解决(jue)客(ke)户的问(wen)题、合作(zuo)伙伴的问(wen)题,然后以这(zhei)个为基础(chu),再把我们的能力延展(zhan)出来。

最初云业(ye)务主要服务社交平台,然(ran)后向互联网全行业(ye)开放(fang),说实话前期(qi)有一些纠结。

毕(bi)竟(jing),ToC业(ye)务(wu)规模化的(de)效率更高,人力消耗(hao)相(xiang)对没这么(me)大;ToB业(ye)务(wu)需要做很多前期的(de)投入,包括一些基础设施(shi)的(de)投入。

但同时,我们也能看到市场潜力。

 

中国(guo)的(de)人口(kou)是美国(guo)的(de)好(hao)几倍(bei),消(xiao)费(fei)互联(lian)网的(de)市场已经增长到一个可观(guan)的(de)体量。

但在企(qi)业服务(wu)上,尤其是IT领域的企(qi)业服务(wu),我们比美国的市场(chang)要小很多。

同时(shi),国(guo)内企业在IT上的花费,大部分是硬件,对于软件、对于服务(wu)、对于一些(xie)数(shu)字化(hua)技(ji)术方面的投(tou)入,相对是比较低的。

这代表着ToB业务当(dang)前处境虽然(ran)困难,但是未来很(hen)美好,发展空间很(hen)大。

我们也做了(le)很多思考(kao),如(ru)果真的(de)要(yao)开展这样(yang)的(de)业务(wu),凭(ping)借腾(teng)讯(xun)一家的(de)力量(liang)是不够的(de),ToB的(de)业务(wu)需要(yao)深(shen)入各(ge)行各(ge)业,和(he)合作伙伴一起,才能(neng)建立完(wan)整的(de)解决方(fang)案。

所以一开始我们做(zuo)云业务(wu)的(de)时候,也(ye)花(hua)(hua)了很多精力说服合作伙伴和我们一起去(qu)做(zuo),说服他们相信腾讯对(dui)这个(ge)业务(wu)的(de)决(jue)心与投入,确实花(hua)(hua)了好几年,才让大家慢慢看到,腾讯在(zai)这件事上是(shi)非常(chang)认真(zhen)的(de)。

 

 

二、从ToC到(dao)ToB,腾讯(xun)经历了什么?
 
To B业务(wu)其实很多(duo)特质和ToC很不(bu)一样。
不同于C端的标准化方式,B端客户有(you)(you)大(da)量(liang)的定制化需(xu)求,商业模式、业务模式也有(you)(you)很(hen)大(da)区别。
 
To C业务前(qian)期不一定需(xu)要非常大的(de)投入,ToB业务需(xu)要做大量(liang)的(de)前(qian)期投入,甚(shen)至有可能(neng)一段时间都未必能(neng)收回硬件的(de)成本,所以对(dui)于财(cai)务管理、资金管理有非常大的(de)挑战。
此外还有决策流程也不一样。
企业购买To B 服(fu)务,使用方可(ke)能(neng)是某个部(bu)门、某个员工,而(er)审批的决策可(ke)能(neng)涉(she)及到(dao)上一级的预(yu)算掌(zhang)握者(zhe),各种流程都跟(gen)ToC差异非常(chang)大,要真正把这(zhei)个业务做(zuo)好,需要有很多新(xin)方法、新(xin)方式。

面对这些(xie)差(cha)异,我们要怎么办?
我们(men)做了(le)很多内部的工作调整,比(bi)如在2018年(nian)腾讯公司(si)第三次组(zu)织变革,内部叫930变革,成立了(le)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。
此前,客户经常抱怨(yuan)腾讯有N个(ge)产(chan)品(pin)团队来到他们的(de)办公室,推不(bu)同的(de)产(chan)品(pin),非常割裂。
这(zhei)个事(shi)业部的成(cheng)立某种程度是要解决这(zhei)个问题(ti),通(tong)过组织的变革,建立对行业的长期了解。
同(tong)(tong)时,作为一(yi)个统一(yi)窗口(kou),后端会聚合不(bu)同(tong)(tong)的产品,甚至(zhi)把合作伙(huo)伴(ban)的一(yi)些产品也(ye)整合进来,打造行业解决方案。
 
此外,我们在(zai)组织(zhi)上做了非常(chang)多优化,并(bing)且在(zai)不断迭(die)代。
例如,财务合同管理,原来(lai)ToC的(de)业务真的(de)不需(xu)要这(zhei)么(me)复杂的(de)流程,后(hou)来(lai)企业内部经(jing)历了一个很(hen)大的(de)调(diao)整,来(lai)适应新的(de)业务模式。
今天,CSIG(云与智(zhi)慧(hui)产业事业群)有(you)超过1万名的员(yuan)工,服务了很多(duo)行业和产业,信(xin)息流通变得非常重要。
因为To B是高度协(xie)同(tong)的(de)业务模式,甚至(zhi)我(wo)们要(yao)把很(hen)多信息与合作伙(huo)伴(ban)(ban)同(tong)步(bu),跟交付的(de)伙(huo)伴(ban)(ban)、集成伙(huo)伴(ban)(ban)对齐,所以我(wo)们中台的(de)搭(da)建(jian)(jian)、知(zhi)识库的(de)建(jian)(jian)立,就(jiu)成为一个重(zhong)要(yao)的(de)工具。

 

 

 

在文化上面,我们需要从原来(lai)腾讯所倡导的用户(hu)导向、用户(hu)价(jia)值转到客(ke)户(hu)的口碑(bei),在这个过程中,要平衡好用户(hu)和企业客(ke)户(hu)的价(jia)值。
整(zheng)个(ge)ToB业务是高度依赖合(he)作伙伴的配合(he),所以我(wo)们很强调(diao)协作、担当和建立生态。
同时,我们(men)也强调创业精(jing)神,我们(men)是在进行一次内部(bu)创业,做一些原来(lai)没(mei)做过的事,建立之(zhi)前(qian)不具备的能力。
 

三、大势与优(you)势:

产(chan)业(ye)互联网的基本战(zhan)略逻辑

 

 

我认为(wei)任何一个企业,当它在面临市场(chang)的变化(hua)和大时代的机遇时,最(zui)基本的一个战略逻辑,还是顺“势”而为(wei)。
 
第一,要看清市场的(de)大趋势(shi),第二,要发挥自身(shen)的(de)优势(shi)。
 
从大(da)趋势(shi)角度看(kan),产业数(shu)字(zi)化毫无疑(yi)问是(shi)今天大(da)家非常关注(zhu)的大(da)机(ji)会,数(shu)字(zi)化意(yi)味着我们面临(lin)一个(ge)信(xin)息爆炸(zha)(zha)、数(shu)据爆炸(zha)(zha)的时(shi)代。
数据代(dai)表什么?数据代(dai)表可度量,度量意味(wei)着可优化(hua),这是数字化(hua)浪潮(chao)一(yi)个(ge)基本逻辑。
 
另外,数(shu)据资产(chan)越(yue)(yue)来越(yue)(yue)多,怎么确保它的(de)安全,这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(de)一个(ge)点。
ToC业务(wu)可以说是(shi)应用业务(wu),ToB业务(wu)更多是(shi)发(fa)展(zhan)成一个平台产(chan)品,以技术赋(fu)能我(wo)们的主要(yao)(yao)业务(wu),支撑合作伙伴在(zai)上面打造应用,这对信(xin)息安全提出(chu)非常(chang)高的要(yao)(yao)求。
此外,国家对(dui)新基(ji)建(jian)的重视、对(dui)信(xin)创产业(ye)的发展(zhan),也意味着(zhe)市场机会的出现(xian)。
回到腾讯(xun)的(de)(de)自身,虽然在(zai)行业里面有很多人都(dou)在(zai)开展ToB业务,但腾讯(xun)还(hai)是很清楚,不(bu)能跟别人做一(yi)模一(yi)样的(de)(de)东西。
 
腾讯的优(you)势在(zai)哪儿?

  


 

第一,是C端的(de)连接(jie)。
 
我们从(cong)开始(shi)拥抱产(chan)业互联网就(jiu)很明确,要以C端的(de)连接作(zuo)为一个优势来服务我们的(de)企业客(ke)户。
更加根(gen)本(ben)的(de)逻辑,帮助我们的(de)企业客户(hu)服务他们的(de)终端用户(hu),如利用企业微信(xin)、微信(xin)小程序、公(gong)众号、支付以及QQ等(deng)连(lian)接(jie)工具。
 
我(wo)们以C2B作为主打战略(lve),帮助企业客(ke)户充(chong)分(fen)利(li)用他们在线下的资源(yuan),与线上运营打通。
比(bi)如(ru),我(wo)们(men)帮(bang)助服装行业的店员(yuan),通过数字化工具(ju)做线上经营。

同时还要把(ba)库存等(deng)系(xi)统(tong)打通,把(ba)线(xian)上运营与线(xian)下客户进(jin)行连(lian)接,通过企业微(wei)(wei)信、微(wei)(wei)信群等(deng)工具(ju)持(chi)续(xu)运营,而这个场景里完成的(de)交易,也会反馈到他们的(de)KPI里面。
 
我认为数(shu)字化(hua)不(bu)仅仅是(shi)怎么部署数(shu)字化(hua)工具,还要回(hui)到业务经营的最底层(ceng),通过资源分配来重构数(shu)字化(hua)时代的运营模式,才(cai)能(neng)真(zhen)正(zheng)达到转型的效果。
 
第二(er),在多年服(fu)务海量ToC用户的实(shi)践中,我们(men)确实(shi)也沉(chen)淀(dian)了(le)很多能力(li)和技(ji)术。
我刚才提到(dao),腾讯(xun)是从原来做应用,一步一步走到(dao)做平台(tai)、做操作系统,云(yun)就是一个分(fen)布(bu)式资源的操作系统。
网络安(an)(an)全我们也是做(zuo)越做(zuo)越深,既有攻防的能(neng)力,也有推出基于(yu)安(an)(an)全领域的大(da)数据(ju)产品,来做(zuo)数据(ju)安(an)(an)全。
同(tong)时,我们还要(yao)努力往技(ji)术的(de)上(shang)游走。
我们不仅要按照国(guo)(guo)际(ji)标准做技术实现(xian),下(xia)一个阶(jie)段我们需要在国(guo)(guo)际(ji)领域,在更(geng)高(gao)级的(de)产业位置上定义标准和(he)产业行业,这是我们需要一步一步走(zou)下(xia)去的(de)方向。
 
第三,是企(qi)业服务(wu)的(de)能力。
行业化的组(zu)织,怎么(me)通过生态(tai)最终给(ji)到客户完整的服(fu)务,是需要时间去(qu)建立的。
我刚才提到(dao),腾讯其实经历过从产品驱(qu)动转型到(dao)行业驱(qu)动的(de)管理模式,CSIG在不断建立对行业长(zhang)期了解的(de)同时,也有(you)统一的(de)固定(ding)界(jie)面去服务我们(men)的(de)客户。
这个组织底层是各种技(ji)术能力、产品能力,在中间叠加服务元素,其(qi)中有很多是通过合作伙伴来丰富完善的,最终(zhong)会在上(shang)层呈现(xian)给客户。

  

 


四(si)、有所为有所不为:
产业互联网的坚持与(yu)放(fang)弃
 
做任何业务需(xu)要找到自己的定位,需(xu)要有(you)清晰的战(zhan)略,这(zhei)是(shi)有(you)所为有(you)所不为。
 
在大会之前,我们做了一些交流,提到腾讯(xun)(xun)会不(bu)会造汽车,我可(ke)以(yi)斩(zhan)钉截铁(tie)地说,腾讯(xun)(xun)不(bu)会做硬件的部分(fen)。
如果大家了(le)解腾(teng)讯的经营逻辑,在八年前也有(you)很多人会(hui)问(wen),腾(teng)讯会(hui)不(bu)会(hui)做智能手机?
其实我们(men)有过很深入的(de)讨论,最(zui)终我们(men)觉(jue)得腾讯(xun)的(de)能力还是在(zai)连接,如(ru)果去(qu)做(zuo)硬件,可能会失(shi)去(qu)作为一个连接器的(de)定位和价值(zhi)。
 
我们清(qing)楚“连接”是(shi)腾讯的核心,在(zai)很多业务领域,我们都会选择做好服务这一(yi)层,适配各种(zhong)硬件系统。
比如(ru)手机,不管什么手机都可以(yi)找到我们的(de)服务。
再比如在(zai)汽车(che)领(ling)域,我们也不(bu)会造车(che),但是会去做好(hao)汽车(che)领(ling)域的数字化助(zhu)手,比如从仿真系统、自动驾驶(shi)能力(li),到(dao)车(che)厢(xiang)内的车(che)载微信、音乐,再到(dao)去帮助(zhu)OEM厂(chang)商做好(hao)营销和CRM,包括(kuo)车(che)后(hou)、售后(hou)服(fu)务(wu)等(deng)。

我(wo)觉得腾讯可以通过软(ruan)件(jian)能(neng)力(li)、服务(wu)能(neng)力(li)、ToC能(neng)力(li)来(lai)给(ji)予(yu)行业(ye)支持。
在疫情期间大家经常用的腾讯会议,是另外一个(ge)例子。
如果(guo)你(ni)了解传(chuan)统(tong)的会(hui)议(yi)系(xi)(xi)统(tong),其实是(shi)软硬一体(ti),而(er)且系(xi)(xi)统(tong)之间往(wang)往(wang)是(shi)不连接的,大部分还非常昂贵。
 
腾讯做(zuo)会议采取不一样的(de)模式:我们不做(zuo)硬件,我们可以(yi)做(zuo)兼容不同硬件的(de)软件系(xi)统。
如(ru)果大(da)家回想一下当年的计(ji)算机市场(chang),从主机、微型机都(dou)是(shi)软硬一体。
到后来(lai)的(de)PC时代(dai),有(you)Windows跨(kua)很多硬件的(de)操作(zuo)系统,很多厂商去做(zuo)非常经济型(xing)的(de)硬件,而且相互竞争把价(jia)格压(ya)下来(lai),同时把规模做(zuo)起来(lai),这是一个大的(de)行(xing)业转折。
 
我(wo)们相信(xin)在会议系统领域(yu),我(wo)们也在经(jing)历(li)同(tong)样(yang)的一些变化,腾讯(xun)虽然(ran)现在做(zuo)软件系统,目前并不是一个(ge)非常高收(shou)入的业务,但是我(wo)们看到了里面的价值,希望发(fa)挥(hui)好(hao)连(lian)接的作用。
 

五、生态共赢与(yu)自我定位:

产业互联网的(de)长期主义

 

产业互(hu)联网时代,各个(ge)环(huan)节的专(zhuan)业知(zhi)识(shi)越(yue)(yue)来越(yue)(yue)精深,也越(yue)(yue)来越(yue)(yue)垂直细分,需要行(xing)业知(zhi)识(shi)和数字技术(shu)知(zhi)识(shi)的双向协(xie)同,没有哪家企业能(neng)够拥有自身发展(zhan)需要的所有能(neng)力和知(zhi)识(shi)。
 
那么,怎么做(zuo)好生态共(gong)建?

 

 
其实也没什么秘密(mi),就是搞清楚(chu)怎样(yang)定(ding)位,与合(he)作伙伴实现共(gong)赢。
有(you)很多(duo)SaaS的(de)厂(chang)商,大(da)家通过一年多(duo)的(de)合(he)作,深(shen)深(shen)感受(shou)到腾讯在开放(fang)生态经营上(shang),是真心(xin)给到合(he)作伙伴很多(duo)商机,同时提供连接的(de)工具,让企业将(jiang)应用(yong)整合(he)起来(lai),能(neng)够有(you)效节(jie)约成本。
 
所以,我们(men)会坚持走(zou)产业生态的模(mo)式,需要合作伙伴(ban)共同提供服务,不(bu)断完善能力。
早在90年代,我看过不少ERP(企业资(zi)源计(ji)划系统)实施的工(gong)作,非常繁琐,尤其是要把不同(tong)厂商的ERP应用(yong)、HR应用(yong)等连在一起,这个(ge)工(gong)作无比巨大,而且失(shi)败(bai)率(lv)很高。
所以,今天我(wo)们希望能(neng)够通过云、SaaS中(zhong)台的能(neng)力,将不同(tong)的行业应用连(lian)接起来,最终(zhong)让客户能(neng)够便捷地使用。

  

那我们应该如何面对未来?
 
例如在碳中和这样(yang)大的行业机会面(mian)前,我们该怎么样(yang)做?
作为一个企业,我(wo)(wo)想不是简单从宏观角度去设定自己的定位和目标(biao),最终还是要回到(dao)需(xu)求——我(wo)(wo)们的客户到(dao)底面(mian)临(lin)什(shen)么样的问(wen)题?要解决(jue)什(shen)么问(wen)题?
有很多时候,我们会看到(dao)一(yi)些行业阶(jie)段性(xing)的(de)(de)浮躁,资本市场对某(mou)些行业的(de)(de)追(zhui)捧。
但作为一个(ge)企业(ye)的经营者,如(ru)果不断靠补贴把规模做大(da),到底是(shi)不是(shi)一个(ge)长期的逻辑(ji)呢(ni)?如(ru)果潮水退了,将(jiang)来(lai)猪不能再飞的时候,该(gai)怎(zen)样面对这样一个(ge)行业(ye)环境呢(ni)?
其实按照(zhao)腾(teng)(teng)讯(xun)做(zuo)业务的(de)模(mo)式(shi),一般不(bu)会高举高打去跟风,有时候有人可能会觉得腾(teng)(teng)讯(xun)慢半拍(pai)。

其实(shi)腾讯有自己的经(jing)营(ying)逻辑:只要(yao)我们看准一(yi)个市场,看到(dao)它的长期价值,我们往往是能够坚持到(dao)最后(hou)的那家企业。
例如,腾讯(xun)早期做音乐,当时没有人(ren)愿(yuan)意(yi)花钱去(qu)买版权(quan),但是(shi)我(wo)们很早就看到(dao)内(nei)容的价值(zhi),而且坚(jian)持了(le)十几年后才找到(dao)商(shang)业模式,市场(chang)环境才对(dui)IP越来越尊重,用户的付费意(yi)愿(yuan)慢(man)慢(man)起来了(le)。
我觉得,对于一(yi)些(xie)有(you)价值的事情,企业需要能够(gou)以长远的眼光坚持(chi)去(qu)做,不管外部(bu)的资本市场如(ru)何变化,都要有(you)很好的心(xin)态去(qu)看待变化。
其实,一(yi)个(ge)企业之所以(yi)能够长期经(jing)营,就在(zai)(zai)于(yu)在(zai)(zai)坚(jian)持的过程中积(ji)累了实在(zai)(zai)的能力,企业的最(zui)终商业价(jia)值(zhi)体(ti)现在(zai)(zai)给(ji)客户提供什(shen)么价(jia)值(zhi)。
 
我的分享到这里。谢(xie)谢(xie)大(da)家!

 

 

个人简介
现任腾讯公司社交网络事业群总裁,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。加入腾讯之前,汤先生曾在Oracle软件公司,负责数据库研发和测试工作;在Oracle Applications参与ERP的研发和测试工作;曾经在UC Extension教授Oracle DBA课程。汤先生还…
每(mei)日(ri)关注(zhu) 更多
赞助商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