昇得源体育平台

资本主义的实质

原创 | 2021-05-05 18:27 | 收藏 | 投票 编辑(ji)推荐(jian)

关于资(zi)本(ben)主义的(de)实质(zhi),许多人谈过(guo)。例如(ru)西(xi)方有(you)(you)马克思、韦伯、桑(sang)巴特,中国有(you)(you)梁漱(shu)溟(ming),余英时(shi)、黄仁(ren)宇(yu)等等。

最(zui)后,哈耶克在(zai)1988年(nian)发表了(le)一本书《致命的(de)自负(fu):社会主(zhu)义(yi)的(de)谬误》,算是给这场(chang)“主(zhu)义(yi)”之争盖棺论定。

▌传统的看法

韦(wei)(wei)伯(bo)和(he)桑巴特以后,黄(huang)仁宇,余英(ying)时,以及(ji)三十年代的(de)(de)梁漱溟,都持(chi)一种(zhong)整体演(yan)变的(de)(de)看法。即“资本主义”是(shi)一个(ge)社(she)会历史过程,是(shi)由许多原因生(sheng)(sheng)成的(de)(de)。所以余英(ying)时先生(sheng)(sheng)又称韦(wei)(wei)伯(bo)和(he)他的(de)(de)立场为“历史多元论”,以别于”一元论史观”。

简(jian)而言(yan)之,从西(xi)欧(ou)历史(shi)中挖去任(ren)何(he)一段(启蒙运动,文(wen)艺复(fu)兴,宗教(jiao)时代,古(gu)希腊,……)都会使(shi)现(xian)在(zai)西(xi)欧(ou)北美的社会不(bu)成其为“资本主义”。

黄仁宇提到,形成“资本主义”的(de)三(san)个主要条(tiao)件(jian):(1)信贷关系的(de)拓展。(2)专(zhuan)业(ye)经理人员(yuan)的(de)使用。(3)各种有(you)利于资本主义管理的(de)技术的(de)社(she)会共享。

梁漱(shu)溟一直(zhi)认为(wei)一个(ge)封闭的中国再有几千年也产(chan)生不了(le)资(zi)本主义,中国社(she)会(hui)自秦汉(han)始已经用伦理道德代替了(le)宗教,用礼俗代替了(le)法律,用家(jia)族关系(xi)调和(he)(he)了(le)西方社(she)会(hui)固(gu)有的“个(ge)人与社(she)会(hui)”和(he)(he)“社(she)会(hui)与国家(jia)”的冲突。

余英时先生继承了梁簌溟的观点,也认为若没有西方的冲击,中国社会仍会在自己的传统内演变下去,出不了“资本主义”。

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:到底“资本主义”是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呢?还是欧洲人文化传统与扩张精神产生的独特结果呢?

对于这个问题,余英时认为在欧(ou)洲(zhou)资本(ben)主义诞(dan)生之前(qian)的几百年里,确实先有了一场连(lian)续(xu)不断的,指向资本(ben)主义的精神运动。

在“传统的(de)看法(fa)(fa)”里,马(ma)克(ke)思和(he)韦伯代表(biao)了两个几乎完全相反(fan)的(de)看法(fa)(fa)。

韦伯(bo)的观点是,商业(ye)行(xing)为(wei),甚至大(da)规(gui)模商业(ye)行(xing)为(wei),在中国和印度都一(yi)直存在并早于欧(ou)洲。但那(nei)不是资本主义(yi),因为(wei)那(nei)里缺少一(yi)种“理性(xing)”,缺少一(yi)种依赖于精确(que)计量(liang)的有(you)理性(xing)目标的社(she)会组(zu)织。

他把一切“资(zi)本(ben)(ben)主(zhu)(zhu)义(yi)(yi)”分(fen)类(lei)成四:(1)非理(li)性的,政(zheng)治(zhi)的资(zi)本(ben)(ben)主(zhu)(zhu)义(yi)(yi)。(2)非理(li)性的,工业的资(zi)本(ben)(ben)主(zhu)(zhu)义(yi)(yi)。(3)理(li)性的,政(zheng)治(zhi)的资(zi)本(ben)(ben)主(zhu)(zhu)义(yi)(yi)。(4)理(li)性的,工业的资(zi)本(ben)(ben)主(zhu)(zhu)义(yi)(yi)。

只有西欧(ou)的资(zi)本主义(yi)才属于第(4)类。因(yin)此“资(zi)本主义(yi)”(同样地(di),“社会主义(yi)”)作为(wei)理性(xing)的社会组织和政治运(yun)动在西方(fang)以外(wai)的社会中并不存在。

马克(ke)思(si)的(de)研(yan)(yan)究(jiu)几乎可以看(kan)成(cheng)是对(dui)资本主义“微观基础”的(de)研(yan)(yan)究(jiu)。马克(ke)思(si)抓住了(le)“剩余价值”这个关键,来解(jie)释“利(li)润”和资本的(de)金融扩张如何成(cheng)为现(xian)实可能性(xing)。“雇佣劳(lao)动”于是成(cheng)为马克(ke)思(si)所理解(jie)的(de)“资本主义”做为一(yi)种社会关系的(de)实质。

从我(wo)们(men)的角度看(kan),马克思的雇佣劳动(dong)概念(nian)是可以应用到非西方社会的历史过程(cheng)中(zhong)的,所以马克思的“资本主义”概念(nian)比(bi)韦伯(bo)的有(you)更(geng)大的普适性。

桑巴特在马克思和韦伯之后,他不认为(wei)“资(zi)本主义”的产生和发展可(ke)以(yi)从“物质的”方面单独地得到解释。

桑(sang)巴特的(de)认为(wei):资本主义(yi)的(de)实(shi)质不能(neng)从(cong)其经(jing)济的(de)或生理的(de)任何一个方面求得理解,只能(neng)从(cong)那个激励了一个时代的(de)精神的(de)总(zong)体去寻求。

这种(zhong)总(zong)体演变的(de)看法受到余英时先生(sheng)的(de)重视(shi)。余英时试图(tu)描述的(de)是工(gong)业资本主义的(de)全部精(jing)神基(ji)础。他(ta)的(de)文(wen)章的(de)题目被有(you)意(yi)识(shi)地定为“工(gong)业文(wen)明的(de)精(jing)神基(ji)础”。

根(gen)据余(yu)英时的介(jie)绍(shao),奈夫(fu)的博(bo)大著作论证了西方(fang)资本主义(yi)发(fa)展是十(shi)四至(zhi)十(shi)七世纪欧(ou)洲(zhou)人文追(zhui)求中(zhong)宗教所(suo)倡导的道德和帝王所(suo)赞(zan)助的艺术结合的产物。

其间对艺(yi)术美的(de)追求发展了(le)科学,同时道德(de)生(sheng)活的(de)体验培(pei)养了(le)互(hu)相尊重(zhong)的(de)“自由契约”精神。“赛(sai)先生(sheng)”和(he)“德(de)先生(sheng)” 由是而生(sheng)。

整体演变的(de)看法固(gu)然是(shi)(shi)一(yi)种学(xue)者态(tai)度,但是(shi)(shi)要“学(xue)以(yi)致用”就不那(nei)么(me)(me)方(fang)便了。大凡“整体”一(yi)定难以(yi)脱(tuo)离历史去看。那(nei)么(me)(me)一(yi)个“整体的(de)资本主义”观念如何应(ying)用于(yu)中国社会(hui)的(de)历史呢?

我们(men)研(yan)究一个观(guan)念(nian)是否可以从(cong)它(ta)由以产生(sheng)的特定(ding)历史环境(jing)中(zhong)(zhong)抽象出来,目的在于把这(zhei)一观(guan)念(nian)应用到其(qi)他(ta)的历史过程中(zhong)(zhong)去。对于“资本(ben)主义”这(zhei)一极其重要的(de)历史观(guan)念的(de)抽象,是(shi)由哈耶克最后完成(cheng)的(de)。


▌“最后(hou)的看法(fa)”

哈(ha)耶(ye)克晚年最后一(yi)本书(shu)《致命(ming)的自负》第一(yi)句话(hua)是:“本书(shu)论证那个我们(men)文明由(you)以(yi)发生并赖以(yi)生存的东(dong)西,精(jing)确地说只能够被描述为人(ren)类合(he)作的扩展(zhan)秩(zhi)序(xu),该秩(zhi)序(xu)通常被有些误导地称为资本主义。”

我在这里从(cong)经济发(fa)展的角度讨(tao)论了哈耶克“扩(kuo)展秩序”的意义。那(nei)是因为“经济发(fa)展”这个概念所(suo)指称的历史过(guo)程(cheng)本来就与“资本主(zhu)义发(fa)展”相重(zhong)合。

《致(zhi)命的(de)(de)自负(fu)》讲的(de)(de)是道(dao)德问题,道(dao)德传(chuan)统的(de)(de)意义,人类理(li)性的(de)(de)局限(xian)性和理(li)性狂妄自负(fu)的(de)(de)危险。在书(shu)的(de)(de)扉页哈耶克引(yin)了对(dui)他(ta)思想发展最具影响(xiang)的(de)(de)三个(ge)思想家的(de)(de)话来支(zhi)持他(ta)的(de)(de)宗旨。

◎佛格森:“自(zi)由不是(shi)(shi)像其字面似乎意味着(zhe)的,是(shi)(shi)从一切束(shu)缚(fu)(fu)中解脱。正相反(fan),自(zi)由意味着(zhe)每(mei)一种正当的束(shu)缚(fu)(fu)对自(zi)由社会全体(ti)成(cheng)员的最有效(xiao)运(yun)用,不论他们是(shi)(shi)司法(fa)官(guan)还是(shi)(shi)老百姓。”

◎休谟:“道德(de)的例律不是从我们推理(li)的结论所得。 ”

◎门格(ge)尔(er):“那(nei)些服务于公众福利的制(zhi)度,怎么可能在它们如此重(zhong)要和(he)显著的发展中,却(que)反而没有一个公共意志来引导它们的建(jian)立呢?”

从这里,我们(men)又发现了(le)上一(yi)节的主(zhu)题:资本主(zhu)义与传统(tong)。哈耶克达到这一(yi)认识的路程可说是(shi)艰苦,孤独,和漫长(zhang)的。

从使(shi)他(ta)名声大振的(de)(de)反社会主(zhu)义作品《通向奴役之(zhi)路》,到他(ta)如日中(zhong)天之(zhi)作《自(zi)由(you)宪章》,再到他(ta)晚年(nian)定(ding)论《致命(ming)的(de)(de)自(zi)负(fu)》,哈耶克的(de)(de)目(mu)光曾(ceng)勘(kan)察了(le)人类知识的(de)(de)每一(yi)个领域。从这一(yi)历程(cheng)中(zhong),他(ta)得以抽象出“扩(kuo)展(zhan)秩序”做为“资本主(zhu)义”的(de)(de)实质。

1920年代(dai),当社会主义思潮终于具(ju)备了燎原之势时(shi),哈耶(ye)克的(de)(de)《通向奴役之路(lu)》被认(ren)为是孤独的(de)(de)呐喊。即(ji)便(bian)当时(shi),与同时(shi)代(dai)人相比,已经显露出哈耶(ye)克深远的(de)(de)关杯。

他强调,企(qi)业家或人类思(si)想的创新过程是(shi)不可能被计划出来(lai)的。一个(ge)控制着(zhe)全部产(chan)权从(cong)而控制着(zhe)思想者的生存条件的中央计(ji)划(hua)是不可能不试(shi)图去控制人(ren)们(men)思想的方(fang)式的。

彻底(di)的(de)自由主(zhu)义必须以主(zhu)观价值(zhi)论为基础(chu),于是一般均衡或(huo)“看不见的(de)手(shou)”才是有意义的(de)。

1960年(nian),哈耶(ye)克发(fa)表了《自(zi)由(you)宪章》。用(yong)他后来的(de)说法,那本书(shu)表达了一个(ge)(ge)自(zi)由(you)主义者的(de)“乌托邦”。他当时给自(zi)己的(de)任务(wu)是刻画(hua)出(chu)一个(ge)(ge)愿意(yi)最大限度地保护个(ge)(ge)人自(zi)由(you)的(de)政府(fu)应当遵守的(de)宪法原则。

然而(er),哈耶克也(ye)意(yi)识到,以(yi)孟德(de)斯鸠的(de)思(si)想(xiang)为蓝(lan)本的(de)欧美(mei)政府模式不可(ke)能实现自由主义乌托(tuo)邦(bang)。那(nei)些制订了(le)美(mei)利坚和法(fa)兰西自由宪法(fa)的(de)国父们(men)在这个问(wen)题上是失败了(le)。

哈耶(ye)克(ke)注意(yi)到(dao)了社会主(zhu)义的(de)几(ji)乎永不枯竭的(de)源泉在(zai)于人(ren)类理性的(de)自负。由于这种“自负”,在所(suo)有市场经(jing)济的国家(jia)里都存在着政治家(jia)们“试图设计人类前途”的危(wei)险。

哈耶克对“理性(xing)”本(ben)身(shen)的(de)考查(cha)把(ba)他带进了(le)自然科(ke)学(xue)(xue)(xue),他涉猎宗教史,科(ke)学(xue)(xue)(xue)史、艺术史,原始迷信和(he)人(ren)类(lei)学(xue)(xue)(xue),语言学(xue)(xue)(xue),性(xing),人(ren)口学(xue)(xue)(xue),心(xin)理学(xue)(xue)(xue)和(he)生物认(ren)识论等等。他是(shi)对一切知识有着深(shen)切关怀(huai)的(de)古典意义上的(de)“道德哲学(xue)(xue)(xue)家(jia)”。

他(ta)最终认为(wei),社(she)会主(zhu)义与资(zi)本主(zhu)义之争不是(shi)“价(jia)值判(pan)断”上(shang)的分歧(qi),而(er)是(shi)哲学认识论上(shang)的分歧(qi)。争论的一(yi)方在哲学上(shang)陷入了谬(miu)误。任何(he)能够直面(mian)真理的人(ren)应当能够纠(jiu)正(zheng)这一(yi)谬(miu)误。

1988年,哈耶(ye)克发表了《致(zhi)命的自负:社会主(zhu)义的谬(miu)误》。这本不到二百页(ye)的小书,像一幅抽象(xiang)画,是(shi)要读(du)许多遍的。我(wo)不认为我(wo)已经读(du)懂了这本书,但是(shi)做为初步(bu)的理解,我(wo)想用(yong)四个命题(ti)来概括哈耶(ye)克在这本书中的思(si)想。

◎元(yuan)命题:资(zi)本主义的实质是扩展秩序(xu)。

这里,扩展秩序概念有两个重要(yao)的内容:

(1)它必须(xu)是“自发的(de)”,非(fei)人(ren)为设计的(de)。任何人(ren)为的(de)整(zheng)体(ti)设计都会最终(zhong)破坏(huai)这一(yi)秩序的(de)“创(chuang)造性”。

(2)它必须是“不断扩展的(de)”,从家庭内部的(de)分工,扩展到(dao)部落之(zhi)间的(de)分工,再扩展到(dao)国际分工……直到(dao)全人类都被(bei)纳(na)入这(zhei)个合作(zuo)的(de)秩序内。

◎命题一:心灵是文化演进的产物,不是文化演进的向导。心灵更多地基于模仿,而不是基于明智或理性。

人由动物状态进(jin)入文明(ming),是靠了(le)从传统中学(xue)习。人并不是生而具有聪明(ming),理性,和良知。人必须(xu)通过(guo)教育才变得聪明(ming),理性,有良知。

所以不是(shi)我(wo)们的(de)(de)(de)智慧造就了道德,相反,正(zheng)是(shi)在(zai)道德规(gui)范下的(de)(de)(de)人际活动(dong)使理智得以成长。从动(dong)物本能(neng)到人类理性的(de)(de)(de)进化(hua)桥梁(liang)是(shi)传统。

◎命题二:没有(you)财产权(quan)利就没有(you)正义。

这里(li)有两层意(yi)义。

第(di)一层意义(yi)是(shi)逻辑上(shang)的,没有(you)“权(quan)利”就谈不(bu)(bu)上(shang)对权(quan)利的侵犯(fan),从而就谈不(bu)(bu)上(shang)“正义(yi)”。这是(shi)洛克的原义(yi)。

第二层意义指如果自由(you)的(de)人(ren)们想(xiang)要共存发展,那(nei)么唯一(yi)(yi)的(de)方式是承认人(ren)与人(ren)之间(jian)看不见的(de)边(bian)界(jie),在边(bian)界(jie)以内每个个人(ren)得到有保障的(de)一(yi)(yi)块自由(you)空间(jian)。

在(zai)地中海欧洲的(de)历史上,是先(xian)有(you)了财产权利(li)的(de)分离,才有(you)了个人(ren)自由和尊重(zhong)他人(ren)自由的(de)道德观念(nian)。文明演进,又(you)有(you)了对(dui)法律及正义的(de)共识。

◎命题(ti)三:在扩(kuo)展秩序下,行为(wei)的终极目标大多是为(wei)理性所认(ren)识不到的。

在观(guan)测(ce)的(de)基础上(shang)建立起来(lai)的(de)“科学理性”,在观(guan)测(ce)者周围(wei)一(yi)个很(hen)小的(de)范(fan)围(wei)内可能(neng)观(guan)测(ce)到并(bing)理解所发生的(de)事件,但他(ta)不可能(neng)观(guan)测(ce)并(bing)理解在广大范(fan)围(wei)内发生的(de)全部(bu)事件。

对(dui)于(yu)“未(wei)知”,理(li)(li)性(xing)是毫(hao)无(wu)办(ban)法的(de)。理(li)(li)性(xing)所能(neng)告诉(su)我们的(de)就是信赖那个经(jing)历了无(wu)数未(wei)知而使人类幸免(mian)于(yu)难的(de)“传统”。

哈耶克的后三个命题合起来说就是,扩展秩序这只“看不见的手”,是以私有产权为运作基础的,而私有产权的道德基础则是由传统提供的,理性试图对传统进行整体设计和改造,那只表明“科学主义”在哲学上的谬误和理性的“致命的自负”。


▌中国(guo)的挑战
  
对中国社(she)会性质的(de)(de)(de)讨论和中国资本主(zhu)义萌芽的(de)(de)(de)研究,虽说是(shi)“五四”以来(lai)中国知识分子(zi)检验马(ma)克思的(de)(de)(de)历史唯物主(zhu)义的(de)(de)(de)一(yi)种(zhong)尝试,但也可以纳(na)入一(yi)百多年以来(lai)中国人求富强求变(bian)革的(de)(de)(de)主(zhu)流(liu)。

以往(wang)叫做“资本主义”的(de)东西,应当正名为(wei)哈(ha)耶克所说(shuo)的(de)“人类合作(zuo)的(de)扩展秩(zhi)序”。它的(de)基(ji)本要(yao)素(su)在(zai)中(zhong)国文(wen)化传统(tong)中(zhong)一直就存在(zai)着(zhe):财产权(quan)利(li),市(shi)场和(he)交易,道德(de)意(yi)识。

所需要的(de)(de)是“传统(tong)的(de)(de)创(chuang)(chuang)造(zao)性(xing)转化”。这个创(chuang)(chuang)造(zao)性(xing),和制(zhi)度与技术的(de)(de)创(chuang)(chuang)新(xin)(xin)一(yi)样,蕴涵于(yu)无数文化实践者的(de)(de)创(chuang)(chuang)新(xin)(xin)努(nu)力,取决于(yu)大众拥有的(de)(de)创(chuang)(chuang)新(xin)(xin)自由。而这一(yi)切(qie)都(dou)离不开(kai)哈(ha)耶克的(de)(de)所提倡的(de)(de)理念。

“最接近诺贝尔奖”的(de)华人(ren)(ren)经济学(xue)家杨小凯这样(yang)评价哈耶(ye)克(ke)的(de)思(si)想(xiang):“我读了哈耶(ye)克(ke)的(de)著作后,有一(yi)种(zhong)强烈的(de)相见(jian)恨晚、非常欣(xin)赏的(de)感觉。哈耶(ye)克(ke)对(dui)人(ren)(ren)类思(si)想(xiang)的(de)影响可能会与孔子思(si)想(xiang)对(dui)中(zhong)国人(ren)(ren)的(de)思(si)想(xiang)的(de)影响一(yi)样(yang)深远(yuan)和无孔不入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