昇得源体育平台

2021,拐点已至

朱民 原创 | 2021-03-12 07:57 | 收藏 | 投票 编辑推(tui)荐(jian)
关键字:宏观 2021 

 本文为朱民2月(yue)21日在(zai)央视财经“十大顶级(ji)经济学家(jia)看宏观大趋势”系列节目中,所做的《“后疫情时代”,世界及经济复苏路在(zai)何方?》主(zhu)题(ti)分(fen)享(xiang)。




01

未来5-10年,做好“低轨增长”的准备

从全球经济、金融来看,2021年,是特别(bie)关(guan)键的一年。
之所(suo)以说关(guan)键,是因为(wei)喜(xi)中有忧。喜(xi)是经(jing)过(guo)2020年的波动(dong),经(jing)济逐(zhu)渐由衰退转向反弹。
而且由于新冠疫(yi)苗的出(chu)现(xian),估计从(cong)今年下(xia)半(ban)年开始,全球大部分区域(yu)可能都(dou)会接种疫(yi)苗,疫(yi)情就有(you)可能逐渐被控(kong)制(zhi)住。
同时,各国政府还大(da)力度地(di)刺激经济,推动整个经济的(de)发展。经过(guo)一年的(de)折腾,以中(zhong)国这样的(de)疫情控制(zhi)(zhi)模(mo)式,通过(guo)隔离、大(da)规模(mo)检测、追溯,能逐渐(jian)把(ba)疫情传播控制(zhi)(zhi)住的(de)做法,逐渐(jian)得到了(le)共(gong)识。这些都是好的(de)地(di)方(fang)。
担忧的地方也(ye)还是很多,疫情发展(zhan)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我从去年3月份开始就不断地在说,病毒变异和第二波、第三波大规模疫情的出现(xian)是极其普(pu)遍的事情。
我正好(hao)是《柳叶刀》抗(kang)疫委员(yuan)会(hui)的委员(yuan),我这(zhei)个经济学家天天和医(yi)生打交道,也(ye)是挺有意(yi)思的,学到了很多东(dong)西。从(cong)医(yi)疗角(jiao)度(du)来说(shuo),现在发生的事情都是典型(xing)的病痛(tong)学,所(suo)以必然还会(hui)有波动。
今年的经济恢复也一定是不平衡的。这(zhei)个不平衡表现为不同国(guo)家和区域之(zhi)间(jian),比如说发达国(guo)家,能(neng)够(gou)出台刺(ci)激政(zheng)(zheng)策的就会走(zou)得好一点;像很(hen)多新兴国(guo)家和低收(shou)入(ru)国(guo)家,由(you)于没有财政(zheng)(zheng)空间(jian),可能(neng)就走(zou)得比较困难。
而从行业来看,像(xiang)通讯等产业,由于和人的接触(chu)比(bi)较(jiao)少,所以它的恢复就(jiu)会好一点;像(xiang)服务业、餐(can)饮、旅(lv)游等,和人接触(chu)比(bi)较(jiao)密(mi)切的产业,可能(neng)走得(de)就(jiu)会比(bi)较(jiao)困(kun)难。
更重要的(de)(de)是,在一(yi)个(ge)大的(de)(de)疫情(qing)之后,未(wei)来5-10年的(de)(de)经济增长通(tong)常会进入一(yi)个(ge)低的(de)(de)轨迹。不能低估这个(ge)影响(xiang)。
很明显,现在(zai)劳动生(sheng)产力(li)的(de)增(zeng)长速度在(zai)下(xia)降,就业人数也(ye)在(zai)下(xia)降。疫情已经(jing)(jing)把(ba)全球(qiu)GDP的(de)增(zeng)长轨迹下(xia)降了一个平面,造成了9万亿美元(yuan)的(de)经(jing)(jing)济损失(shi),不可能再回来了。
所(suo)以(yi)我们已经在低(di)轨上(shang)往前(qian)走(zou),而且可(ke)能会维持相(xiang)当长的时间(jian)。
每一个危(wei)机都会对生产力造(zao)成影响。2008年(nian)全球金融危(wei)机到今天(tian)的12年(nian)时间里(li),全球经(jing)济的平均增长速度是低于2008年(nian)之前的10年(nian)的。
而(er)这(zhei)次疫情,从现有(you)数据来(lai)看,未来(lai)10年(nian)的(de)增(zeng)长速度会低于2008-2019年(nian)这(zhei)11年(nian)间的(de)经济增(zeng)长速度。
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2021年既是恢复和反弹的一年,同时又要做好未来进入“低轨增长”的准备,打好未来的基础。
比(bi)如做好衔接和转移,努力提高(gao)潜在(zai)劳动生产力。用(yong)经济学的术(shu)语来说就(jiu)是(shi),能够增加就(jiu)业人口,能够更多地(di)创造(zao)普惠全(quan)民(min)的增长。
这样(yang)才能(neng)看到未(wei)来5-10年(nian)(nian)大格(ge)局的发展。所(suo)以从这个意义上(shang)来说(shuo),2021年(nian)(nian)很关键。
02

美国收紧流动性,只是时间问题

从去年开始,很多国家都在实行(xing)经济(ji)刺激政策(ce)以应对(dui)危机。
这样(yang)一个流(liu)动(dong)性(xing)的(de)宽松,甚至叫“流(liu)动(dong)性(xing)的(de)暴(bao)力(li)”,已经(jing)影响到经(jing)济的(de)方方面(mian)面(mian),疯狂的(de)比特币也好(hao),暴(bao)涨的(de)大宗商品也罢,似乎全球的(de)优质(zhi)资产最近都在涨价(jia)。
一方面,释(shi)放(fang)流(liu)动性是好(hao)的(de),因为它稳(wen)定了经济(ji),使全球(qiu)经济(ji)、金融不至(zhi)于崩溃(kui),它止住了疫情带来的(de)全球(qiu)新型危(wei)机。
但(dan)在大规模(mo)的刺激下,会形成(cheng)几(ji)种现象:第一是政府债务的高(gao)企(qi);第二是零利(li)率(lv)(lv);第三则是流动性宽松。零利(li)率(lv)(lv)、继续宽松,很明显(xian)会对金融的稳定造(zao)成(cheng)伤害(hai)。
那么,到了2021年,我们就要承(cheng)担(dan)过度流动性的(de)后果。
由(you)于实体经济的增(zeng)长速度(du)很低,所以大量资金走(zou)向(xiang)了金融市(shi)场,走(zou)向(xiang)像比(bi)特币这样的特异资产,这些都(dou)是一(yi)部分的后果。这其实是一(yi)个很大的隐忧(you)。
我们要(yao)看到这次刺激的(de)规(gui)模,最近拜登提出了新的(de)1.9万(wan)亿(yi)美元的(de)刺激方案。这是(shi)在(zai)已有(you)的(de)8800亿(yi)和两万(wan)亿(yi)的(de)基(ji)础上,再加(jia)上的(de)1.9万(wan)亿(yi),总共是(shi)近5万(wan)亿(yi)美元。
这是什(shen)么概念(nian)呢?美国GDP的(de)25%。它用了整整25%的(de)GDP来刺激经(jing)济。所以预计今年会有比较强劲的(de)经(jing)济增长。
但代价是美国政(zheng)府的(de)债务(wu)比例,从去年(nian)年(nian)底(di)占GDP的(de)100%上涨到(dao)130%,远超(chao)所有发(fa)达(da)国家(jia),甚至比高债务(wu)的(de)欧洲(zhou)还要高很多。与此同(tong)时,利率(lv)下降到(dao)了0,甚至不排除负(fu)利率(lv)。
由于零利率(lv)和负利率(lv)的出现,整个(ge)资本(ben)市场的资产定价基准(zhun)就完全变了,而且(qie)会继(ji)续推高(gao)股市的泡沫。
以(yi)美(mei)国为例,企业的(de)盈利是在下(xia)跌的(de);市场的(de)无风(feng)险(xian)回(hui)报(bao),在过去13个月(yue)里(li)几乎没有很大的(de)变化,但(dan)消费者的(de)偏(pian)好波(bo)动(dong)特别(bie)大,所以(yi)也就会推动(dong)股市进一步走向泡沫(mo)。
而最大的风险就在于,这么多的流动性(xing),总要有撤(che)出(chu)的一天(tian)。流动性(xing)撤(che)出(chu)之(zhi)时,就是(shi)危机可能(neng)发生的节点(dian)。
历史上有过无数的(de)案例和(he)教训。美国(guo)总是在(zai)危机以后开始加息(xi),从(cong)而(er)引起全球金融震荡。
我印象特别深的一次是,2013年我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时,时任美联储主席在8月初的杰克(ke)逊霍尔货币政(zheng)策(ce)(ce)年会上,提出(chu)要暂缓货币宽(kuan)松政(zheng)策(ce)(ce)。
“暂缓”这两(liang)个字就引起了全球金融市(shi)场的(de)巨大(da)波动(dong)。为(wei)什么?因为(wei)资(zi)(zi)金迅速地回流美国,包括(kuo)印度、南(nan)非、巴(ba)西在内(nei)的(de)很多国家,汇率下跌超(chao)过了20%,资(zi)(zi)本回流的(de)幅(fu)度非常(chang)大(da)。
所以(yi)美元流动性大(da)量流入的国(guo)家就会遭殃(yang),而且美国(guo)自(zi)身(shen)的股(gu)市也发(fa)生(sheng)了很大(da)波(bo)动。因为利率一变(bian),你今天以(yi)零利率借的钱,到时偿付成(cheng)本(ben)就变(bian)了。
现(xian)在宽(kuan)松越来越大(da)(da),大(da)(da)家呆得就越来越紧张,但还(hai)有一(yi)些人很“暴躁”,想再(zai)赶一(yi)赶末班(ban)车。但问(wen)(wen)题是,你(ni)总要走(zou)的,一(yi)走(zou)就成了(le)问(wen)(wen)题。
所(suo)以,按照传统理论来(lai)说,政府现在早(zao)就应该(gai)撤了。但因为担心危机(ji)、担心不稳定,所(suo)以不断用新的刺激来(lai)延长周期。
这是我们现在(zai)最重要的(de)关(guan)注点。撤出的(de)一个重要节点,我们称(cheng)之为“扳机”。触动点就(jiu)是美联储在(zai)保证宽松的(de)前提下,定的(de)通货膨胀率目标是2%,只要达不到(dao)这个点,它就(jiu)有(you)空间来继续支持新的(de)刺激。
那么我们(men)估计,正常的话(hua),2021年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可能会接近1.5%。
而如果1.9万亿美元的(de)刺激政策,逐渐(jian)入场最终(zhong)通过(guo)的(de)话,美国(guo)经济可(ke)能会(hui)走(zou)强,最终(zhong)可(ke)能就会(hui)使通货膨胀(zhang)的(de)上升快(kuai)于我们(men)的(de)预期。
所以美(mei)国(guo)这(zhei)两天讨论最热烈的(de),就(jiu)是(shi)通(tong)货(huo)膨(peng)(peng)(peng)胀会不会反弹。因(yin)为(wei)美(mei)联储(chu)的(de)政策改不改,实际上就(jiu)是(shi)问“通(tong)货(huo)膨(peng)(peng)(peng)胀会不会反弹”。现(xian)在(zai)形成了(le)尖锐的(de)两派(pai),大部(bu)分人(ren)说通(tong)货(huo)膨(peng)(peng)(peng)胀不会反弹,少(shao)部(bu)分人(ren)说通(tong)货(huo)膨(peng)(peng)(peng)胀会反弹,比如美(mei)国(guo)前(qian)财政部(bu)长拉里(li)·萨(sa)默(mo)斯就(jiu)是(shi)这(zhei)么讲的(de)。
我们现在(zai)从总供(gong)给和总需(xu)求的情况(kuang)(kuang)来说,美(mei)国经济增长今(jin)年很可能会(hui)过(guo)热。在(zai)这个情况(kuang)(kuang)下,通(tong)货膨(peng)胀(zhang)反弹的可能性就会(hui)出现。
如果一(yi)定要看(kan)一(yi)个起始点的(de)话(hua),今年年底我觉(jue)得是(shi)一(yi)个很敏感的(de)时间(jian),因为(wei)美国今年一(yi)二季度的(de)经(jing)济反弹会很强,同时三四季度的(de)增长也会很强。这个是(shi)毫无疑义的(de)。
所(suo)以当经济走(zou)强(qiang)后,通货膨胀的预期上升(sheng)时,美联储就必须撤(che)出宽松货币政策(ce)了。对于美联储必然会加息这(zhei)一点,我(wo)们(men)是不(bu)可以抱有(you)任(ren)何幻想(xiang)的。
因(yin)为央行永远是在危机(ji)时(shi)降息,在危机(ji)过后加(jia)息。因(yin)为它要保证有足(zu)够的利率空(kong)间(jian),在下一次危机(ji)来(lai)时(shi)可以继续(xu)降息。
那么(me)在撤出时(shi),资金就(jiu)会(hui)发生瞬间(jian)的逆向流动。我(wo)(wo)觉(jue)得这(zhei)个事情(qing)已经被无数次的危(wei)机所(suo)证明过了(le)(le)。我(wo)(wo)在国(guo)际货币(bi)基(ji)金组(zu)织(zhi)工(gong)(gong)作时(shi),国(guo)际货币(bi)基(ji)金组(zu)织(zhi)最主要的工(gong)(gong)作就(jiu)是管理全球经济危(wei)机。我(wo)(wo)们内(nei)部做(zuo)了(le)(le)很(hen)多分析和实际情(qing)况调研,美联储基(ji)础利(li)率变(bian)化是其中(zhong)一个最关键(jian)的因(yin)素。
我(wo)(wo)(wo)要(yao)(yao)再强调的(de)一(yi)(yi)点(dian)(dian)就是说,当我(wo)(wo)(wo)们讨论美联储会(hui)不会(hui)撤出(chu)宽松,引起资金(jin)反弹(dan)时,要(yao)(yao)注意一(yi)(yi)点(dian)(dian),我(wo)(wo)(wo)们今(jin)天在全球大的(de)经济周(zhou)(zhou)期(qi)(qi)框架下来说,是一(yi)(yi)个长期(qi)(qi)债务(wu)的(de)周(zhou)(zhou)期(qi)(qi)顶峰(feng)和一(yi)(yi)个短期(qi)(qi)债务(wu)的(de)周(zhou)(zhou)期(qi)(qi)顶峰(feng),它是两个周(zhou)(zhou)期(qi)(qi)顶峰(feng)的(de)再叠加。
与(yu)此同(tong)时,因为这(zhei)个叠(die)加,形(xing)成了股市顶峰。这(zhei)是(shi)三(san)个叠(die)加,股市是(shi)债务这(zhei)个周期顶峰叠(die)加后的一个必然反映。
所(suo)以在这(zhei)种情况下,如果(guo)有(you)(you)一(yi)个(ge)扳机触动(dong)了泡沫的(de)下跌(die)的(de)话(hua)(hua),这(zhei)个(ge)下跌(die)会非常厉(li)害。因为我们从来没有(you)(you)看到过,世界债务(wu)的(de)总额是如此之大。这(zhei)么(me)大的(de)债务(wu),如果(guo)它(ta)还本的(de)利率水平发生变化(hua)的(de)话(hua)(hua),那么(me)整个(ge)债务(wu)盘(pan)子的(de)崩塌将是一(yi)个(ge)很大概率的(de)事情。
这就是为(wei)什(shen)么我说2021年“喜中(zhong)有忧”。忧就包括潜在的一点(dian),就是美联储的货(huo)币政策。
没有人敢说具体什么时候天会变,所以2021年的关键就是,要看到潜在的风险,然后进一步把这个风险,扩展为我们能观察到的几个主要变量,然后通过观察这些变量,我们就能做到心中有数、把握全局。
03

这3件事,很关键!

在疫情(qing)发生后,总有人一直追问我,我们会不(bu)(bu)会进(jin)入1930年(nian)的大萧条(tiao)。我说没有,也不(bu)(bu)会有。
其实(shi)这(zhei)次疫情(qing)发生(sheng)时,股市(shi)下(xia)跌的(de)速度(du)是(shi)超(chao)过(guo)了1930年的(de),但幅度(du)还是(shi)小一点。
之所以说(shuo)没(mei)有进入1930年的(de)大(da)萧条,就(jiu)是因为央(yang)行采取(qu)措施的(de)速度是史无前(qian)例的(de)快;第二(er)是规模大(da),一下就(jiu)把第一阶(jie)段的(de)流动性恐慌危(wei)机(ji)给(ji)解(jie)决了。
通常来说,我(wo)们讲一(yi)个危机一(yi)般分(fen)3个阶段(duan):
第一(yi)阶(jie)段是流(liu)动(dong)性恐慌(huang),这个问题(ti)央行(xing)政(zheng)策解决了。
第二阶段(duan)是(shi)偿(chang)付危机,就是(shi)企业(ye)真的还不了钱(qian)了,比如有的企业(ye)经(jing)营(ying)不好。
通常(chang)(chang)在(zai)一个(ge)大的(de)(de)危(wei)机(ji)时,会出现一系列的(de)(de)企业破产,通常(chang)(chang)都是在(zai)危(wei)机(ji)发生的(de)(de)4-6个(ge)季度以后(hou),也(ye)就是现在(zai)这个(ge)时候将会逐(zhu)渐地展开。
这时就需(xu)要(yao)有(you)两个(ge)政策:一是央(yang)行继(ji)续(xu)提(ti)供流动性(xing),帮(bang)助人还债;第二需(xu)要(yao)有(you)结构(gou)性(xing)的改革(ge),让整个(ge)经济朝着新结构(gou)的方向走。但这都不容易。
我(wo)之所(suo)以说2021年(nian)特别(bie)重要,就是目前全球(qiu)都面临着(zhe)结构调整的大问题:在这个过程中,要维持(chi)流动,也要完(wan)成结构调整,使得未来(lai)潜在的劳(lao)动生产力能(neng)够不(bu)断地提(ti)升(sheng),这样才(cai)能(neng)把经(jing)济(ji)重新稳住,继续往前走(zou)。这个是特别(bie)难(nan)的。
所以2021年的要(yao)义,第一是复苏,第二是垒好未来增长的基(ji)础,第三(san)是合理地、逐渐(jian)地把货币政(zheng)策管住(zhu),并且逐渐(jian)地、透(tou)明地把它给收回。这3件事如果做(zuo)不好,那么(me)我们就很可能会又一次陷入波动甚至是危机之中(zhong)。
而波动和危机要(yao)是(shi)再来(lai)的(de)(de)话,就(jiu)会越来(lai)越困难。因为政府的(de)(de)政策空间越来(lai)越少,现(xian)在利(li)率(lv)都已经是(shi)0了。我们对最早实行负利(li)率(lv)的(de)(de)国(guo)家做了一个分析发现(xian),现(xian)在德国(guo)已经说,你买(mai)房,你借款(kuan),我还贴给你利(li)息(xi)。这个是(shi)天下从来(lai)没有(you)过(guo)的(de)(de)事情,彻(che)底乱(luan)套了。
但即(ji)使这样,还是没人敢买(mai)。你(ni)现在是负利(li)率,要是利(li)率上升了(le),我(wo)又(you)(you)该怎么办?我(wo)又(you)(you)不是借你(ni)一年(nian)的款,是借你(ni)20年(nian)的款,你(ni)能保证我(wo)20年(nian)负利(li)率吗?与此同时(shi),由于负利(li)率的到(dao)来,大(da)家的信(xin)心(xin)受到(dao)了(le)极大(da)的打击,所(suo)以普遍消费会下(xia)降。
我们(men)做了无(wu)数的(de)调研(yan)案(an)例(li)、统计分(fen)析(xi),得到(dao)的(de)都是这(zhei)种(zhong)情况:央行(xing)负利率、财(cai)政没空间,再(zai)也(ye)不能像2020年4月份这(zhei)样大规模刺激了。这(zhei)时如果再(zai)发生问题的(de)话,就会(hui)比(bi)较困难。
但如果(guo)说(shuo)美国(guo)的政策是(shi)(shi)这(zhei)(zhei)样一(yi)个宽松趋(qu)势的话,全(quan)球其他国(guo)家是(shi)(shi)不是(shi)(shi)会跟(gen)风?我们该如何应对这(zhei)(zhei)样一(yi)个局面?这(zhei)(zhei)是(shi)(shi)个很现(xian)实的问题(ti)。
其他(ta)国(guo)(guo)(guo)(guo)家的央行,特别是发(fa)达国(guo)(guo)(guo)(guo)家,像欧(ou)洲(zhou)也或(huo)多(duo)或(huo)少会(hui)跟随(sui)。因(yin)为(wei)从现在来看,受第二波疫情的打击,欧(ou)洲(zhou)的经(jing)济(ji)(ji)情况还是很不好,今年欧(ou)洲(zhou)经(jing)济(ji)(ji)恢复(fu)相(xiang)比美(mei)国(guo)(guo)(guo)(guo)还是比较弱的。从这个意义上(shang)来说,美(mei)国(guo)(guo)(guo)(guo)因(yin)为(wei)经(jing)济(ji)(ji)走强,所(suo)以它加息的概(gai)率也在上(shang)升。
剩下(xia)的(de)就(jiu)(jiu)是中国(guo)了(le)(le)。我们这次比较好的(de)就(jiu)(jiu)是,央行的(de)货币政策出手(shou)很快(kuai),去年1月23号(hao)晚上封城,2月4号(hao)央行、财政部(bu)四部(bu)门(men)就(jiu)(jiu)联合发文支持(chi),流动性(xing)入市,针(zhen)(zhen)对(dui)企业(ye)、针(zhen)(zhen)对(dui)经(jing)济(ji)停(ting)滞的(de)一系(xi)列(lie)资金就(jiu)(jiu)开(kai)始入了(le)(le),但是规模相对(dui)还是小(xiao)的(de)。
我们看全球财政刺激的(de)规(gui)模(mo),发(fa)达(da)国家平均(jun)用(yong)(yong)了12%的(de)GDP,是很厉害的(de);新兴经济国家大(da)概用(yong)(yong)了6%的(de)GDP;最辛苦的(de)是低(di)收入(ru)国家,只有3%GDP的(de)刺激政策,所(suo)以它们的(de)经济恢复就比较困(kun)难。
而我们的货币政策加上财政政策,比(bi)如对企业流(liu)动性(xing)的支持(chi)等,在全(quan)球来说是属于中低水平的,规模不是很大。这是一个好事(shi)。
第(di)二就(jiu)是在这(zhei)个(ge)过程中,人民币(bi)汇(hui)(hui)率(lv)的(de)市场化(hua)(hua)改(gai)革并(bing)没有停止,一直在往前推。也(ye)就(jiu)是说(shuo),通过市场化(hua)(hua)的(de)改(gai)革,不(bu)完全地和美(mei)元(yuan)挂钩。从(cong)这(zhei)个(ge)意义上来说(shuo),当(dang)美(mei)元(yuan)的(de)利(li)率(lv)水平波动(dong),一定会影响汇(hui)(hui)率(lv)波动(dong)时(shi),它对人民币(bi)的(de)利(li)率(lv)和汇(hui)(hui)率(lv)的(de)直接(jie)或间接(jie)影响,相对就(jiu)会比较(jiao)小。
因(yin)为我们央(yang)行此前的(de)刺激规模不(bu)是(shi)很(hen)大(da),所以(yi)目前从全世界来看,我们能(neng)动(dong)(dong)(dong)用的(de)政策空间(jian)的(de)余(yu)地是(shi)很(hen)大(da)的(de)。所以(yi)这(zhei)(zhei)样的(de)话,如果(guo)(guo)出现大(da)的(de)波动(dong)(dong)(dong),我们可(ke)以(yi)有(you)大(da)手(shou)笔来支持、应(ying)用这(zhei)(zhei)个空间(jian)。当然如果(guo)(guo)是(shi)中小波动(dong)(dong)(dong)、可(ke)控的(de)波动(dong)(dong)(dong),也可(ke)以(yi)通过市场调(diao)剂(ji)逐渐把(ba)波动(dong)(dong)(dong)缓和掉(diao)。
从这个(ge)意义上来(lai)说,我们的(de)货(huo)币(bi)(bi)政(zheng)(zheng)策和美国(guo)的(de)货(huo)币(bi)(bi)政(zheng)(zheng)策,现在来(lai)看还是(shi)有(you)一个(ge)很好的(de)缓冲(chong)的(de)。
还(hai)有(you)一点要(yao)特别注(zhu)意(yi),那就是要(yao)防止杠杆上(shang)升(sheng)。泡(pao)沫(mo)不能再上(shang)升(sheng)了。因为无论你(ni)有(you)多少(shao)的(de)(de)政策空间,如(ru)果你(ni)泡(pao)沫(mo)很大的(de)(de)话,只要(yao)危机一动(dong),还(hai)是会(hui)发生很大的(de)(de)恐慌。
所(suo)以这就是为什么,我们现在(zai)对(dui)房地产也(ye)好(hao),对(dui)股市也(ye)好(hao),对(dui)其他市场也(ye)好(hao),都严格(ge)地在(zai)关注杠杆率和(he)泡沫。因为只要泡沫在(zai),一(yi)(yi)个(ge)特(te)别小(xiao)的(de)(de)敏感(gan)源的(de)(de)波动,就有可(ke)能(neng)形(xing)成一(yi)(yi)个(ge)大的(de)(de)危机(ji)。这是我们在(zai)过去几(ji)十年历(li)史中不断看(kan)到的(de)(de)事情。

01

延伸阅读


朱民回答部分网友提问。
1
发达国家和(he)发展(zhan)中国家,哪(na)个通胀风险大?
朱民:通胀现在最大的问题是,传统的对于通胀的测度,已经不能衡量、满足今天的实际价格变化了。比如以前的通胀商品里,食品、工业用品比较多,那当然通胀就比较低;但现在消费更多的是服务业,而服务业的价格上升其实是看不见的,但我们都能感觉到。
从全(quan)球现(xian)在的格局来(lai)(lai)看,由于(yu)发(fa)达国家的增长(zhang)速度比较低,特别是欧洲、日本(ben),所(suo)以我们(men)不(bu)(bu)是讲通胀,是讲的通胀预期。所(suo)以大家对未(wei)来(lai)(lai)的预期悲(bei)观,这就是日本(ben)20年衰(shuai)退(tui)的一(yi)个很重要的结果,因为悲(bei)观、不(bu)(bu)消费(fei)、不(bu)(bu)涨工资(zi),所(suo)以通胀就上不(bu)(bu)去。
而(er)(er)从我们的(de)情况来(lai)看(kan),因为总体消费还(hai)是(shi)弱,而(er)(er)且整个居民收入(ru)水平的(de)增长(zhang)还(hai)没有到一(yi)个很强的(de)状态,所以(yi)通货膨胀的(de)整体水平应(ying)该是(shi)在一(yi)个可控(kong)的(de)水平上的(de)。
2
中美关系(xi),怎么看?
朱民:未来中美关系的走向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
特朗(lang)普任职(zhi)时期完全是非理性的时代(dai)。而拜登上台之后(hou)首先(xian)提出(chu)重返国际,又表示愿意(yi)采取理性态度,用谈判(pan)的方(fang)式(shi)重新塑造中美关(guan)系(xi)。我(wo)觉得这是一个积(ji)极的信(xin)号。
我们对特朗(lang)普时(shi)期(qi)中美贸易的(de)(de)结(jie)果,做(zuo)过一(yi)个分析,显示美国(guo)的(de)(de)税收达到了(le)1945年以(yi)来的(de)(de)最高水平。但美国(guo)税收的(de)(de)大部分是由美国(guo)的(de)(de)进口(kou)商承担了(le)。
因为中国(guo)(guo)商品的质量好(hao),价格合理,很(hen)难被替代掉,美(mei)国(guo)(guo)只能(neng)选择进口中国(guo)(guo)的商品;所以当美(mei)国(guo)(guo)的中间商受了损失后,只能(neng)用提高价格的方(fang)式,让美(mei)国(guo)(guo)消费者承受损失。
与此同(tong)时,在这个过程中,美国的贸(mao)易赤字(zi)并没(mei)(mei)有因此降低,反(fan)而是上升的。所以之前的中美贸(mao)易战(zhan)并没(mei)(mei)有解决(jue)问题。
而拜(bai)登上台后,我(wo)觉(jue)得(de)大(da)家可以谈嘛(ma),谈就(jiu)比(bi)较好。
通(tong)过之前几年“去全(quan)球化”“去中(zhong)国化”的动作,不难发现民粹(cui)主义(yi)在美(mei)(mei)国、在世界还有着相当大(da)的市场,这说明美(mei)(mei)国的政治生态还处(chu)在对立(li)状态。
而(er)拜登所说(shuo)的重回国(guo)(guo)际社会(hui),在一定(ding)意义上增加了中(zhong)美合作的国(guo)(guo)际空(kong)间,但反过(guo)来(lai)(lai)说(shuo),拜登也有可能通过(guo)国(guo)(guo)际联盟(meng)来(lai)(lai)重新建立对中(zhong)国(guo)(guo)的“围墙”。
中国今天作为全球第二大经(jing)济体,越走越强,必(bi)然会(hui)引起部分美国人的(de)顾虑。中国最强大的(de)优势(shi)已经(jing)不是廉价的(de)劳动力,而(er)是科技创新(xin),所(suo)以(yi)接下来发达(da)国家可能会(hui)加强对中国的(de)技术封锁,我(wo)们(men)不能掉(diao)以(yi)轻心。
有(you)一点很明确:脱(tuo)钩是(shi)(shi)不(bu)可能(neng)的(de)(de)。因为(wei)中国制造业是(shi)(shi)最强的(de)(de),产业链和生产基(ji)地是(shi)(shi)最完善的(de)(de),而且中国有(you)十(shi)分强大的(de)(de)市场(chang),美国是(shi)(shi)脱(tuo)不(bu)掉的(de)(de)。
对于中美的(de)未来(lai),我(wo)们要做好应(ying)对更复杂(za)局面的(de)打算。未来(lai)中美还是应(ying)该达成共识(shi),也就是说朝着(zhe)全球(qiu)化(hua)的(de)方向走。无论是竞(jing)争还是合(he)作,我(wo)们都(dou)希望中美之间有沟通和谈判(pan)的(de)那(nei)一步。
3
2021年,有哪些确定性机会(hui)?
朱民:在疫情之中,迅速地发生了地缘政治的恶化,这是以前不可想象的事情。
在这(zhei)种(zhong)情况下,我(wo)们迅速提出了“双(shuang)循(xun)环”战略。我(wo)一直说“双(shuang)循(xun)环”的(de)战略意义有(you)两个(ge),第一是(shi)立足本(ben)国市场,第二是(shi)立足我(wo)们的(de)科(ke)技,要重建(jian)我(wo)们的(de)科(ke)技、重建(jian)我(wo)们的(de)创新(xin)体(ti)系(xi),这(zhei)个(ge)和新(xin)基(ji)建(jian)结合(he)起(qi)来,就是(shi)中国未来确定的(de)东西。
中国的(de)未来,受全球经(jing)济的(de)影(ying)响,会有(you)变(bian)动,也会有(you)变(bian)化。这(zhei)个很正常(chang)。但有(you)一点(dian),我们要走(zou)自己(ji)的(de)路,这(zhei)个大船要走(zou)稳(wen),包括几(ji)个方(fang)面:
第一(yi)就(jiu)是走科技创新,全面的数字化转型(xing)。这是个大势(shi),我觉得不(bu)会变。
去年(nian),我们(men)的5G基站建了80多万个;今年(nian)又是个大年(nian),要争取(qu)能够把东部(bu)沿(yan)海(hai)和主要城市的5G全部(bu)做完(wan)。中(zhong)国现在已经有全世界一半的5G用户。
通(tong)常来(lai)说,5年建一个G,4G用(yong)(yong)了5年、建了400多万个基站覆盖(gai)中(zhong)国。我们现在(zai)希望能在(zai)3年多一点的时(shi)间(jian)里(li),把5G给做(zuo)完。因为有(you)网络(luo)才有(you)效用(yong)(yong)。
但5G只是基础(chu)设施,我们下一步追求的(de)技术就(jiu)是用(yong)(yong)物联(lian)网把(ba)物联(lian)起来,这是个千亿级的(de)市场。用(yong)(yong)这个平台,把(ba)我们自己的(de)产业、公司数字(zi)化,这中间有(you)无限宽广(guang)的(de)机会(hui)。
第(di)二就是(shi)(shi)科技的发展、科技的投资(zi)(zi),这个也是(shi)(shi)确定的。我们现在(zai)开(kai)始(shi)考虑(lv)“2060碳排放”,估计从今(jin)天到2060年(nian)(nian)的40年(nian)(nian)里(li),每年(nian)(nian)在(zai)新能(neng)源上(shang)的投资(zi)(zi)会超过GDP的1.5%,也就是(shi)(shi)说(shuo)在(zai)今(jin)后(hou)(hou)5年(nian)(nian)里(li),每年(nian)(nian)会有1.5-2万亿(yi)的投资(zi)(zi);到了2030年(nian)(nian)以后(hou)(hou),每年(nian)(nian)是(shi)(shi)4-6万亿(yi)的新能(neng)源投资(zi)(zi)。
这不单是减排,而(er)是整个经济的(de)彻底变化。到(dao)2060年,我(wo)们的(de)碳中和(he)减排要到(dao)0,也就是说我(wo)们能源(yuan)的(de)消耗会(hui)比(bi)今(jin)天还少。
但到(dao)2060年,我们的GDP可能(neng)(neng)不(bu)止翻一番,甚至(zhi)是(shi)翻几(ji)番,但对传(chuan)统能(neng)(neng)源(yuan)消耗会减(jian)少,那你(ni)的技术该增长到(dao)什么地方(fang)?所以(yi)未来投资(zi)新(xin)能(neng)(neng)源(yuan)、投资(zi)任(ren)何碳中和的事(shi)情(qing),都(dou)是(shi)没(mei)有任(ren)何问(wen)题的。
第三点就是(shi)(shi)中(zhong)国继续(xu)改革开(kai)放(fang)是(shi)(shi)确定的。我们用技(ji)(ji)术(shu)来(lai)(lai)构建一条可持(chi)续(xu)的发展(zhan)道路,同(tong)时(shi)通过改革开(kai)放(fang)来(lai)(lai)支持(chi)这(zhei)个技(ji)(ji)术(shu)的发展(zhan)。
中(zhong)国40年的经验教训,说明了改革开放(fang)(fang)是中(zhong)国经济增(zeng)长的重(zhong)中(zhong)之(zhi)重(zhong)。现在就是高水平的开放(fang)(fang)、适度性的开放(fang)(fang),以后还会进一步(bu)地加大(da)开放(fang)(fang)。
所以(yi)改革是必(bi)然的(de)。因(yin)为当(dang)光能(neng)源(yuan)变成主要能(neng)源(yuan)的(de)时(shi)候(hou),现有的(de)电网系统(tong)就会发生根本变化,那你怎么(me)能(neng)不改革呢(ni)?
有这么几(ji)条确定(ding),我(wo)觉得我(wo)们往前走就(jiu)会有信心(xin)。